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也说监狱这个“避风港”  

2008-11-28 23:58:21|  分类: 鸡零狗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荷

 

 

这几日多家媒体转载了26日《新京报》的一则报道,19岁的北京顺义农民李大伟在一年内两次故意犯罪,马上就要“如愿以偿”地被法院判处18年有期徒刑,并表示自己不需要监外执行。据说其患有严重再生障碍性贫血,如不及时换血,将危及生命,而其又无钱治病。但他听说被关进看守所或监狱即可获得国家的免费治疗,服刑对他来说就是救命云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相关评论还例举了一些类似的例子,而且媒体似乎一口同声地对他们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同情,也几乎一致地以救世者的口吻表达了对当前我们社会保障制度的不满。我也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

首先,无论行为人的犯罪动机是什么,但只要是通过伤害他人,威胁社会和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手段来达到个人目的。他所犯的罪行就不应当得到宽恕和同情,李大伟以极端的手段危害社会,就应当受到严厉制裁,法院对其处以重刑无可指摘。

其次,看守所或监狱成了某些穷人治病、保命、养老的“避风港”,确实折射出了当前我们一些体制与机制的不足,但不能动辄问责政府。就像一位评论人士援引数年前《半岛都市报》报道过的那则新闻:66岁的吴某为了能够“罪加一等”,特意到法院行窃,希望能够将刑期判长一些,这样自己就可以在监狱里过上有吃有喝的“好日子”了。又如还有一则评论说的那位叫罗万富的重庆人,他不怕坐牢,甚至是喜欢蹲监狱,因此他就成为了监狱的常客。而且他的目的和李大伟基本相同,只要患上哪种慢性病,他就通过为害乡里的方式来达到去蹲监狱的目的。可以说,他们多少已经将进监狱吃饭和看病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人以食为天,以平安为根本,最苦莫过于穷人、病人、犯人,但如若以穷人、病人、犯人的名义来做损人利己的事情,来达到一己之私,我们对其加以同情时,就需格外的小心了。

社会保障是最重要的国民福利,解决国民的后顾之忧并不断地增进国民福利是关乎社会和谐的关键所在。李大伟的遭遇,虽然说是当前医疗保障制度不完善的一个“缩影”,但这绝不能简简单单地就将其归咎为政府的过失而大加指责、兴师问罪。美国流浪汉苏比为了过上不愁食宿的生活,想尽办法去饭店吃霸王餐、捡石头砸商店玻璃、耍流氓调戏妇女,千方百计想进布莱克威尔岛监狱,演绎成那饱含现实与无奈的《警察与赞美诗》。当兵管饭就去当兵,当和尚尼姑能够免除苛捐杂税就举家出家,这种现象从古至今成例太多。古今中外,发达与不发达国家都是如此,甚至在当前福利制度搞的最好的那几个北欧国家里,好吃懒做以领救济金度日子的人比比皆是,还有许多人就是甘愿到监狱里混刑度日,聊此一生,政府还真的拿他们没辙。

老百姓在如今看不起病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小病挨、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脱贫三五年,一病回到解放前”等等此类顺口溜,明显地反映出人们面对当前医疗保健体制的那份沉重和无奈。由于没有能力支付1859元医药费,来自江西的农民工吴方华、陈爱华夫妇在福州跳江自尽(2006年6月23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土地欠收、打工收入被拖欠、家庭入不敷出,病痛无法医治等等,当长期积压的生活苦痛终于被这那笔无法筹措的1859元医疗费激发出来的时候,这一对正值盛年的农民工夫妇以跳江自尽的方式来回答了他们对社会的无奈与不满。相对于李大伟,吴方华、陈爱华夫妇同样都选择了抗争方式,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但他们谨守着不伤害他人的这条底线,所以他们似乎更能够激发起社会同情的力量。

不仅仅这些,中国当下种种的蓬勃与失衡、转型与固守、清晰与模糊,都是我们在发展中一定会遇到的问题,但这绝不是“中国特色”。我们即要有自知之明,但也无须妄自菲薄。形似中国这样的大国,他的现代化进程肯定是无比艰难的,即使是将古今中外所有的智囊团、管理大师们齐聚北京也不一定能够在几十年内解决中国的所有问题。我们谁也不能否认改革给我们带来的巨大变化,30年中国的经济建设完全改变了中国社会,这是我们历经“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之后,获得的三千年未有之繁荣,而这30年,政府其实也一直在摸索,有时甚至只能从各种付出代价的消极教训中学习和进步,我们的政府似乎总是努力地从本身社会转型的种种甜酸苦辣中看出更清醒的事实。远的不说,单从今年汶川地震后政府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要当好这样一个大国的家是如何的艰难,而且我们政府所付出的那份诚意,确实是能够感动天地的。反贪也好,改善民生也好,一切的一切,政府都在努力。

其三,不要指望监狱能够成为穷人万般无奈之下最后的“避风港”。确实如今绝大多数的监狱条件都非常好,环境优美、监舍敞亮、保障得力。但监狱毕竟是国家刑罚执行机关,关押的都是触犯刑律的犯人,绝不是社会福利院。近年来,国家对监狱的投入在逐渐加大,但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仍然是捉襟见肘。目前国家每年为每位罪犯投入的资金均在万元以上,包括罪犯的基本生活费、教育费用、安全保障费等,当然也包括基本医疗费。但请注意这里说的仅仅是基本医疗费。

为罪犯提供基本医疗是监狱的法律责任,体现了国家对罪犯人权的尊重和保障。但到目前为止,国家对于这些罪犯的医疗范围、医疗标准和医疗费用的承担,法律法规及规章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监狱法》第五十四条只明确了监狱有提供医疗保健的责任,对医疗保健的标准、如何实施等问题均没有涉及。司法部仅对个别诸如结核病、艾滋病的防治有明确规定,而对于其他疾病的医疗保健,特别对于那些先天性疾病或者入狱前患上的疾病的罪犯,监狱应如何对待都没有系统和详细的规定。

监狱不是世外桃源,在国家还没有消除贫困、下岗工人生活待遇仍然无法有效解决的时候,对待那些对人民犯罪于先,在服刑期间却要求无条件享受医疗保障的制度设计来说,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的不公而经不起推敲的。

罪犯在监狱内享受的免费医疗不仅是有条件的,而且也面临着“医疗保障”在经费来源上的巨大困境。用社会保障解决不了的问题,监狱更解决不了,生病的罪犯同社会上的普通病人一样,监狱也是国家医疗保障投入有限和体制缺陷最直接的受害者。罪犯基本医疗的医疗费每人每月仅有十数元,与实际需求有较大的差距,对那些身患癌症、尿毒症、换肝换肾的巨额医疗费开支,靠国家有限的监狱医疗保障拨款根本无力承担。监狱除了对危急重病人开展积极抢救外,对一些常见病、多发病、传染病以及特定慢性病也只能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相应保健治疗。为了体现人道主义,当前监狱都在探索通过罪犯医疗费、罪犯部分劳动所得性收入、社会捐助、罪犯亲属资助等途径建立罪犯医疗保障基金,开展狱内疾病的预防和监测,建立医疗应急预案措施,最大限度的化解医患矛盾。

李大伟为救命而犯罪的行为,是否会带来更大的负面示范效应,我不敢说。但“服刑就是救命”的行为只能说明这是社会进程中的无奈,甚至成为社会误导后的天真。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