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老病残犯的假释,动了谁的奶酪  

2009-01-10 13:5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荷

早晨浏览了某资深评论员名为《假释“老病残”的法理困境》的文章,对其的许多观点实在不敢苟同。不知这位资深评论员是何专业出生,但从文中的观点可以看出,他在这一领域确实是个外行,其观点难逃哗众取宠之嫌。

那位资深评论员一开始似乎是以一种沧桑问道的方式,诘问“我们的《刑法》之立法,总体而言可以打60分,但仍有数大致命的弊病,第一是政治罪的大帽子漫天飞舞,第二是道德罪泛滥成灾,第三是重刑主义,第四就是缺乏人性化的规范,始终示人以狰狞的面目”,中国现行的刑法典,对老人的保护杳无影踪。同时呼吁社区,乃至整个社会共同体,以宽容、平等的精神姿态接纳刚刚走出监狱的“老病残”罪犯等等,大有振聋发聩之感。

老、弱、病、残等生理性因素或其他特定因素造成的服刑能力较弱的罪犯群体是监狱仍至社会的特定人群。由于诸多来自传统观念和具体操作环节的问题,社会对监狱特定人群的权利维护状况基本上处于一种同情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尴尬境遇,监狱特定人群由于生活质量的低层次性、竞争力的劣势性和承受力的脆弱性,即使在监狱里也往往容易成为边缘人。他们的利益,无论从表达、协调、疏通还是保障方面都还存在着诸多的不公平。

“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毫无疑问,对老弱病残罪犯进行无原则的同情,也是对社会公平的一种亵渎。但给他们以更多的关爱和救助,绝不是对他们的恩典,对社会安全同样也大有裨益的。何况法律在惩罚罪犯个体的同时,也连带地惩罚着罪犯的家庭,亲情隔裂甚至造成家庭解体,间接地引发了不少人间悲情,集合了诸多社会问题,这不禁引起人们对行刑方式的现代反思。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从2008年9月开始的针对“老病残”罪犯的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等大规模刑罚执行活动都应当视为符合法理、符合当前国情的有效举措。之所以称之为“建国以来最大的假释行动”,正是源于改革开放三十年法治建设的现实成果,正是监狱等刑罚执行机关坚持以人为本,落实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体现,绝不是带有“大赦天下”式的馅饼,绝不是“甩包袱”,而是作为法治常态的一种喜人的起点。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提出,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公平正义的理念,标志着我国刑事政策水平迈向了一个新台阶,这无疑对监狱特定人群刑罚执行环境的改善提供了最为直接的政策支持。遗憾的是,这位资深评论员紧接着上文又提出所谓的“为什么早不假释,晚不假释,偏偏选在了去年9月,世界金融风暴大爆发之际,在地方政府的收入因房地产市场萎靡而困顿之时”、“为什么是集中清理,此前监狱系统此前的工作效率浪费到哪里去了”、“难道是为了追求面子工程,再造一个四川的史上最牛”、“这一次集中,呈现了此举的幕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策划,再联系时间的污点,则让人不惮从恶的方面来揣测”、“这场五比一的大比例假释行动来得如此突然、反常,几乎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刑罚大转弯” 、“这样的千余名“老病残”的假释运动,甚至没必要出现第二次” 、“老病残进入了社会,…却来到了无形的、更大的监狱”等等令其浮想联翩的观点,对刑罚执行机关的这一充分体现法治进步的实举妄加猜测与诘难。

显而易见,这里面只能反映其资深的鄙俗与阴暗。让老病残罪犯有条件地以特殊的方式回归社会,只会让人们体会社会的温情与进步。

播下龙种,收获的绝不会是跳蚤。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