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腊月里,那爱有些冷  

2009-01-25 00:17:57|  分类: 云涧指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荷

都腊月二十九了,再次沦落单身的挚友瀚,还硬是将我从母亲的家中拽出。瀚对吃鱼情有独钟,于是就近寻了一家鱼庄,满足他的心愿。鱼庄老板一见着来了客,十分殷勤地将我俩引导到临街的座位坐下。第二天就是除夕了,偌大的鱼庄,除了先来的我们这俩爷们,就是稍后光临的一对情侣模样的十分年轻的男女。

窗外只有茫茫的夜色,瀚的情绪如北来的寒流,凄凄冷冷的。他不胜酒力,我也不想独饮,因此不曾叫来一点酒水。期间,我试图将气氛活跃起来,但即使热腾腾的水煮活鱼亦无法抑制他的怅然。我想,一定是屋外的清冷与鱼庄的冷清妨碍着他原本就郁闷的思绪了,便由着他的性子去。

举目索然,那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男女就很自然的进入了视野。男生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仅能从背影里去感受他的气息。年轻的女子则正好面对着我,她长得算不上美丽,但确属于青春可人的那种。不觉地想多看上几眼,但又怕引起她的反感,只能做贼似的。心里想着,人的一生,容颜并不是绝对重要的,只有年轻才是最为宝贵的,特别是恋爱的那段时光。如果能够重来,宁可放弃眼前的一切,回到幼稚,留住青春。

一顿饭下来只是不到一些时间。瀚说了句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过年的好心情,便要告辞而去,却挽留他不住,只好还是随他。

鱼庄离家并不太远,整条大街刚刚拓宽竣工,街灯崭新而明亮。大多数外地的人们兴许早已回家过年了,抑或受了寒流的影响,夜里行人和过往的车辆较平日少了太多,街市的嘈杂和满眼的尘埃仿佛没了踪影,宽阔的街面在寒冷的风里愈发显得透亮起来,虽然还能嗅得出柏油的气味,只是淡淡的并不令人生厌。于是便想着慢慢地散着步,步行再回母亲的家。

这是一条来来回回走了二十多年的路。白马河在街的一边静静地流淌着,像一面镜子,倒影着忽暗忽明的灯光。那些旧有和新植的榕树,以各种姿态依依在夜色里,人行道也较过去修得精致了不少,使清冷的夜增添了不少生气,虽然心情还是怅怅的,但多少使我恢复了些许的平和。

挂着大红灯笼的处在水边的是一家颇具特色的酒吧。要是在白日实在是惹不起眼的,可是到了夜晚,从里边透出的万千的神秘,总是格外撩拨人们的神经。恋爱时,这里曾经是经常光顾的地方,它带给情侣们的不仅仅只是浪漫与温馨,商家的精明和品味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脚下的路,在我的记忆里,已经先后拓宽三次了。那河里的水,曾经是透澈的,却有那么十多年的光景,河水受到了重度的污染,恶臭无比。但近几年,又经常能够见着钓虾爱好者垂钓的身影了,街边的风致也一次比一次的靓丽起来。

过了小桥,就快要到母亲家了。站在寒风朔朔的桥上,看着幽幽依依的倒影,不觉想起苏轼的那首《永遇乐》来: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自觉着那燕子楼下,寻找佳人的队伍里似乎也有我的身影,即刻又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年轻时,同样苦苦寻找爱情。初恋留给我的那张张笑脸和心跳的日子,如今只能在琐碎的记忆里串辍。那信誓旦旦的爱情,亦如黯黯的梦云,在暗夜里一一地沉寂。那些曾经充满豪情和执著的岁月都已悄然远走,沉淀下来的只是一份历经沧桑的绵长的梦境。

我想,这世间总该是越来越美好的。就像这条静静的河水,只要受到足够的重视,哪怕一时遭受污染,最终还是能够恢复得过来的。可是,那流逝的岁月连同破裂的情感,还能寻的回来吗?

父亲去世后,日常只留下我的女儿与母亲相依为伴。几天前,女儿被前妻接过去过年。再过几个小时,就是除夕了,我还得为了那生活的饭碗到单位上班,不能陪年迈母亲过除夕夜了,而如今的妻子,似乎十分地不情愿陪婆婆过节。想起母亲孤零零的身影,心若刀绞。虽然这种情景早晚总是要来的,可真正降临的时候,却是这般的无助。父亲在世时那和睦融融的节日氛围,再也寻觅不到了,这只能是我的无能与过错。

挚友瀚今夜不知往何地安身。如今的我,难道也不是寂寞如影随形吗?想到这,便生出十分的凄凉来。人世间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绵长的梦。斑驳的倒影里,尚且忽略了谁的悲喜呢?

鱼庄遇着的那对情侣模样的年轻男女的今天难道不就是我的昨天吗?他们的明天是否又会似我的今天呢?那些徒有家的外表却早已失去家的内涵的人们又怎地比瀚的境遇来得好呢?

花落人断肠,生活的残忍,罪由身造,纵知天命又能奈何。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