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彷徨,在爱的边缘  

2009-02-28 09:33:13|  分类: 云涧指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荷

心情如同夜里的睡眠一般地糟糕,七点不到便早早出了门,到江边的公园里缓解一些郁闷,然后再坐上几站的公交车,就可以到单位了。

夜里应该飘着些细软般的雨丝吧,草儿的周身闪着点点的雨珠,透着灵气,而地面只是斑斑驳驳的。清晨的庭院,已经成为鸟儿的天堂。麻雀虽然也是有的,唱主角的却不是它们。那些熟悉的发出动听声音的鸟儿,早已经是这庭院里的主人了,只是热闹仅属于它们,于我已经可望不可即了。那只聪明的、但从未打过照面的会说人话的鸟儿,虽然尚不知它是一只鹦鹉,还是一只八哥,但在这不小的庭院里,始终是讨人怜爱的。可今晨却听不见它那充满着善意的问候了,难道它也被什么糟蹋了心情。

空气照例还是清新的,静静的闽江却被雨后的雾气笼罩着,看不清远处的风景。由于雨的缘故,公园里远远没有了往日的气息。那位晨练的舞太极剑的老者,如今也不见了踪影。没有了他,习武的场地便好端端没了勃勃的生气。认不得雄雌的脏兮兮孤零零的狗,一动不动地,用一双忧郁的戒备的好像又包含着敌意的眼神,盯着渐渐走进的我。我觉得还是离着它远些吧。于是调回头,从另一个岔道,踏着湿漉漉的刚刚泛着青意的马尼拉草,慢慢地踱到江边的护栏的边上,一边走一边不时地用眼的余光,警惕着那只和我一样孤独的狗。

干旱已经持续好些个日子了,海水自东向西倒灌进来,同顺流而下的闽江水交织着,在脚底不远的江里面翻滚着,从近里看去已经无法辨得出水流的方向,水波拍打着嶙峋的石岸,我似乎听到了疲惫的失去了律动的心跳。

抬起头,还是可以看得见西边不远处那山的轮廓。哦,是妙峰山的轮廓,那里是人走完了路,灵魂和肉体安息的地方。山形隐隐约约的,厚重的雾布织成的帷幕上分明写着父亲临走时模糊不清的遗言。

父亲是带着对我的埋怨离去的。如今,在夜里最怕听见和看见的,仍然是父亲弥留之际痛苦的呻吟和离去时那双充满责备的眼神。我自认还算个孝子,带着让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双亲安享晚年的愿望,将前妻子迎进家门。然而事与愿违,十年的折腾,不仅将前妻推出了家门,还像逃兵似地违背了当初对父母的誓言,抛下年幼的女儿,选择了自私,选择了逃避。

人的一生总有那么一些机缘,能把坏事变成好事,而更多的却是把好事变成了坏事。不仅如此,更多地把美好的情感糟蹋了去的,却是你的至亲至爱的亲情。长辈对晚辈的关爱不是错,晚辈孝敬长辈也不是错,夫妻恩爱更不是错,可合在一块往往就要铸成大错,这是为什么呢?失败了从头再来,孩子没有错,看着那端庄的背影,追求她,发誓胜过初恋般爱她肯定也没有错,可就是融合不到一块,这又是为什么呢?

失败了再爬起来,回忆并不仅仅代表留恋,更多的是从过往的苦中忆苦,从不为着往新的伤口上撒盐。人也是需要一些宣泄方式的。当朋友都不能在你身边或你再也找不着朋友的时候,人也许就是那只让人认不得雄雌脏兮兮孤零零,用一双忧郁的戒备的好像又包含着敌意的眼神盯着周遭的狗了。

人总是冲着好日子去的,谁也禁不起一错再错。这几天正在看电视剧《爱还有多远》,那部队的老首长是这样开导他的兵的:“干好正事,爱好一个女人,不枉活一辈子”。这是多么好的老人啊。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一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走吧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  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走吧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确实让生活给累着了,也累怕了。做不动了,也爱不动了,更可怕的是担心心冷了,因为心冷了,一切都冷了。

坐过站了,走着回单位吧,时间还早,还不会迟到。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