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疲倦的花朵  

2009-04-04 10:1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六月荷 

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教科书中,为数不多的能够给人留下终生印象的散文作品,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有乡村生活经历的孩子更是如此。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紫红的桑椹、带刺的覆盆子、高大的皂荚树;也不必说长吟的秋蝉、肥胖的黄蜂、低唱的油蛉、弹琴的蟋蟀、轻捷的云雀,它们都是童年岁月最为美好的图景。就是在上学或者放学的路上,伙伴们挎着薄薄的书包,仍觉着是个累赘,总要玩些石头剪子布之类的游戏,经常是输家背着十多个花色不同的书包,跟在嬉戏的队伍后边,欢笑散落了一地。

即便是简陋的校舍和匮乏的师资,读书从来不觉乏味的。由于父亲工作调动的缘故,一年级还没念完,就由子弟小学转到了父亲工作所在地最近的乡村小学。首次考试的情景依旧深深地刻在记忆里,老师在一张白纸上剪了比报纸铅字稍大的方形孔,覆盖在一张不知新旧的报纸上,移动十次,能够识得六个生字以上的即为合格。

三年级时再次转学,学校办在破落的祠堂里,仅有三间教室,三位教师,一至三年级共用一间教室混合上课。除了借用农家各色各样的桌椅外,学校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几乎所有的费用都需自筹。文化课一般安排在上午,下午基本参加生产劳动。老师带着我们到学校附近的菜地种植蔬菜蘑菇,还饲养了许多鸡鸭,目的是尽量给学校筹些必要的费用。每逢墟市,老师们将劳动成果拿到集市上换回学校的日常教学用品。即使是这样,每个老师对待教学都是十分认真的,当时的校长兼语文教学的李红昭老师,我至今依然能够清晰地记得她的音容笑貌。无论在学业基础,还是在道德品质上,她都是我的启蒙老师,只是不知她如今过得可好?离开儿时的故乡已经二十多年了,都没有寻得机会回去看看。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去看望她的。

近一阵子,被处于逆反期的女儿折腾得焦头烂额。原本温顺的乖乖女,几乎如川剧的变脸,让人捉摸不透。又活生生地像一只只的干燥的炮捻,一擦火苗儿就炸。

恢复高考三十多年了,学校教育重新为中国人开拓了获得舒适生活和成功经历的道路。机会虽如雨后的春笋般涌现,但相对于庞大人口的教育需求,高校资源的供需矛盾依旧是万马齐过独木桥的景象。每个父母的都望子成龙或望女成凤,不惜将精力与财力尽数投入到孩子的教育中去,以防孩子们错过良机,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如今,这一代人的学习条件比较我们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新一代的祖国花朵们过早地背负着沉重的希望,没有了欢笑、失去了乐土,“在拒绝表达个人情感的社会风气中过着作息严格的生活,这种生活状况使他们中的许多人陷入了彻底的孤独”(2009年4月1日《参考消息》第15版《学习压力损害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不产生心理疾病才怪。

还记得某个教参对《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一段评语:“本篇回忆了童年时代的生活片断,显示了儿童广阔的生活趣味。同时,对束缚儿童身心发展的封建私塾教育也进行了揭露和批判”。于是又记起童年鲁迅与书塾先生的那段对白了:

“先生,‘怪哉” 这虫,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他似乎很不高兴,脸上还有怒色了。

我才知道做学生是不应该问这些事的,只要读书,因为他是渊博的宿儒,决不至于不知道,所谓不知道者,乃是不愿意说。

……

其实谁都知道,只是揭露和批判之后,又能怎样呢?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