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聚散总是凄凉意  

2009-04-06 14:21:07|  分类: 云涧指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六月荷 

清明节,姐姐随姐夫回乡下扫墓,我得待他们回来后再一同前往祭奠父亲,便得了空闲。早晨起床,随手翻着书,不觉读到宋人晏几道的《蝶恋花》一首。

                           蝶恋花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记得晏几道在自作《小山词序》中说他自己的词,“所记悲欢、合离之事,如幻,如电,如昨梦、前尘”。 此篇忆昔之词,写往日醉别西楼,醒后却浑然忘怀,抚今追昔,浑如一梦,却不知如何会让我联想起父亲的酒事。

父亲好酒,但仅仅是浅斟辄止。父亲醉酒,印象中仅有一回,听母亲说那是林彪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之后的不久。那晚,父亲被几个同事抬着回家,也许是憋屈在胸的郁闷终于可以宣泄了吧,父亲将一腔的心事,借着酒力在家人面前尽情地发泄着。那年我才4岁,见着父亲歇斯底里的状态,除了害怕还是害怕,紧紧地躲在姐姐的身后,但还是未能幸免于父亲的召唤。醉眼迷离的父亲见着我怯生生地来到面前,便用旧时戏剧里县太爷问案似的口气,唤着我的小名,问道:“你是我生的吗?”我憋了很久,才懦弱地回答道:“不知道!”听到我竟然如此回答,父亲不觉大怒,厉声呵斥道:“你给我滚!”。听得这一声霹雳,我宛若得了赦令,飞一般地躲进暗暗的夜色里。

父亲虽然是个十分严厉的人,他在家庭中的地位是至高的,即使是自视较高的大哥,对父亲也总是怀着敬畏的,但这却是父亲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冲着我发火。

在乡下时,母亲也学会了用白粬酿糯米酒,这种米酒夏天消暑,冬日补气,父亲每天晚餐前必饮上一两盅,但从不过量。我的饮酒学于父亲,但却无法养成他的善于节制的饮酒习惯。回城后,母亲没有忘记从乡下带回酿酒用的酒瓮,依然保持了给父亲酿酒的习惯,只是后来的酒粬由白粬换成了红粬。用红粬酿制的米酒性温热,父亲喝的渐渐少了。见此情景,母亲又学起了酿制葡萄酒,每到葡萄上市的季节,母亲总会从街上买回大量的新鲜葡萄,酿酒用的酒瓮也换成了各式大小不同的玻璃瓶。那些酿米酒的酒瓮至今还完好地存放在储物间里,父亲走后,每每进出储物间,看着这几个酒瓮,心里都会想起自己帮助母亲酿酒和替父亲打酒时的情景,不免生出难以割舍的怀念。

父亲得病后,按照医生的嘱咐必须完全戒酒。因此,不仅母亲停止了酿酒,我们对家中的酒也采取了坚壁清野的政策,只在重大节日里,才让父亲品上一两口,稍稍解些酒馋。看得出戒酒后,父亲的内心是无比难过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对母亲莫名地发火的次数也多了。

父亲离开我们前不久,突然向我们提出喝酒的要求,那语气是不容我们拒绝的。真实的病情只瞒着父亲一个人,我们知道父亲剩下日子已经不多了,便不忍心再次拒绝他的请求,母亲便拿出前些年为他酿制的葡萄酒。看着他喝酒时的惬意表情,我心里忍不住地发酸,禁不住泪如泉涌,躲进房间,悄悄拭去伤心的泪水。

母亲酿制的葡萄酒至今尚未喝完,酒色已经变得青透,每当重要节日在家中为父亲上香的时候,都会为父亲倒上一小盅,以寄托我们的哀思。这些年,每到陵园为父亲扫墓,我们都要为他带去他爱喝的酒。在我心里,我真心地希望他每回都能喝醉了,以便在梦里,让我再听着他唤着我的小名,问着那些古怪的问题,听着他的呵斥。

不知今年,父亲能够满足我这个愿望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