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后近代婚姻家庭的奇异景致  

2009-06-05 17:31:34|  分类: 云涧指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六月荷

后近代婚姻家庭的奇异景致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民国“怪杰”辜鸿铭,祖籍福建同安,父亲是南洋侨民,母亲是葡萄牙人。他皮肤白皙,高鼻梁,头发微黄,眼睛里泛着幽深的蓝光。在西方人眼里,他同印度的泰戈尔一道,被视为东方的代言人和圣哲。20世纪初,西方人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辜鸿铭自小接受正统的西式教育,精通除汉语之外的九种世界主要语种。1885年,以文、哲、理、神等十三个博士学位的光环衣锦还乡,旋即被精深博大的中国传统文化所膺服,利用其在西方的巨大影响,输出中华文化,自诩是“老大中华的末了一个代表”。1915年,出版《中国人的精神》(又名《春秋大义》),以理想主义的热情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认为古老的中华文化才是拯救世界的灵丹。

 他即是东方文化的忠实捍卫者,也自然成为新文化的死对头,一生嬉笑怒骂皆为传奇,他曾对凌叔华说,他“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以如此的幽默,恰当地总结了自己的传奇一生。

 对于女性,他在《中国人的精神》中认为,中国的理想女性较之其他国家的女性在“轻松快活而又殷勤有礼”的方面更胜一筹,具备了一种“无法言状的优雅和妩媚,最后是纯洁或贞洁”,甚至中国人的温良品性,在“真正的中国妇女”或“理想妇女”身上得到了尤为充分、完满的体现。

 后近代婚姻家庭的奇异景致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笔下的女人于他是一种优雅和妩媚,婚姻和现实中的女人,于他却另有一番景致。

 辜鸿铭曾以“爱莲”名动天下。不过此“莲”非彼“莲”,而是中国女人的“三寸金莲”。辜鸿铭醉心于女人的小足,“三寸金莲”成了他特有的一大癖好。他自有一套奇谈怪论:“女人之美,美在小足,小足之美,美在其臭,食品中其臭豆腐、臭蛋之风味,差堪比拟。前代缠足,乃一大艺术发明,实非虚政,更非虐政(陈彰《一代奇才辜鸿铭》)。他说,三寸金莲走起路来婀娜多姿,会产生柳腰款摆的媚态,那小足会撩起男人的无穷的遐想。

 才子配佳人,老天也似乎特别眷顾这位名士的“风流雅号”。辜鸿铭的元配夫人叫淑姑,这个元配几乎满足了他对“真正的中国妇女”的所有追求,虽“貌仅中姿,而其裙下双钧,尖如玉笋,绰约婀娜,莲步珊珊,先生最宠爱之。辜氏有嗜臭奇癖,每夜就寝时,照例必捧其夫人双翘大嗅一阵,方始就寝,否则不能安眠。(王森然《辜鸿铭先生评传》)

 辜鸿铭作文,若遇思路滞塞,文笔枯涩,便会大喊:“淑姑,快来书房!”淑姑便会应声而至,脱去鞋袜,把盈盈小足伸到他的面前,任由他把玩。片刻,便能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助。他说,淑姑的小足是他文创的“兴奋剂”,特作诗咏诵:

 春云重裹避金灯,自缚如蚕感不胜。

 只为琼钩郞喜瘦,几番缣约小于菱。

 他的这一嗜好,还应出一段荒诞笑话。其执教北大时曾如约到一学生观赏藏书,见一小足丫环,顿生兴趣,顿时心猿意马,触景生情给学生留下一幅墨宝:

 古董先生谁似我?

 落花时节又逢君。

 学生悟出其中门道,便投其所好,将丫环送之。只是那丫头不解个中真谛,将小足洗得太过干净,至辜家后待才子捉其小足把玩之时,嗅不出一丝肉香(臭味),便兴趣索然,差人把丫环送回,尚手书“完璧归赵”。

 推及纳妾问题,辜鸿铭也极力为中国男人纳妾辩护并自我实践,他说:“许多西方人在谈及中国官大人纳妾是如何的不道德,其实这比那些开着小车,从马路上拾回一个女子消遣一夜后,次日凌晨又将其推到马路上的欧洲人来说,要道德得多。纳妾的中国官大人可能是自私的,那么开着小车的欧洲人则不仅自私,还是懦夫”。他认为,中国男人纳妾是光明磊落,而洋人唱着一夫一妻的高调,却背地里偷偷摸摸到处寻欢,那才是假正经。而正是中国妇女的那种无私无我,使得纳妾在中国不仅成为可能,而且并非不道德。

 不几年,辜鸿铭即完成纳妾的心愿,纳东洋女子吉田贞子为妾。贞子漂亮、温柔,只是大脚。因此,他把贞子比作“镇静剂”,只作陪睡之用。辜鸿铭曾戏言:“一生有如此之建树,主要归功于那双金莲,还有日夜陪伴我的安眠药(镇静剂)。”

 1904年,爱妾贞子病逝,老牛夕阳的他又寻觅了一位碧云霞作为伴妾,以慰老怀。

 辜鸿铭不仅怀拥娇妻美妾,还以“国粹”之名向友人宣传一夫多妻的好处。一日,他与两位美国小姐谈妾时说:“妾字为立女,妾者靠手也,所以供男人倦时做手靠也。”美国小姐当即反驳:“岂有此理,如此说来,女子倦时,又何尝不可将男人做手靠?男子既可一夫多妻,女子何偿不可一妻多夫?”不料辜鸿铭答道:“否,否。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只见过一个茶壶配四只茶杯,世上岂有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者乎?”

 面对辜鸿铭的奇谈怪论,几位德国贵妇登门问罪,向他挑起女子也可一妻多夫的论战,辜鸿铭并不给这几位不识好歹的女权分子任何的机会,主动发难:“亲爱的女士,请问府上代步是马车还是汽车?”几位不知已经落入圈套的女子有人回答马车,有人回答汽车。辜鸿铭应声答道:“再请问府上配有几副打气筒?” 此语一出,众人愕然。

 以至后来陆小曼与徐志摩结婚时,与夫君定下约定:“志摩!你不能拿辜先生茶壶的譬喻来作藉口,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开用的,牙刷不能公开用的!”(罗家伦《回忆辜鸿铭先生》)。这两则趣闻,都成为世人笑谈。

 辜鸿铭一生花事满天下,在京城吃花酒,逛妓院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他却似乎把它当成了一件文人雅事,拈花惹草时时有,眠花宿柳处处生。不过,在家里,他却是一个怕老婆的主。

 一次,他不小心惹恼了那位东洋小妾,贞子闭门谢客,不让他进入卧房,辜鸿铭讨饶再三却无济于事。三天三夜,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寝食不安。思来想去,寻来一根鱼竿,爬上凳子,煞有其事地钓起鱼缸里的金鱼,这金鱼可是贞子从娘家陪嫁过来的良种珍品,贞子才忍俊不禁地借坡下驴。事后朋友们常拿此事嬉笑于他,他还回答道:“老婆不怕,还有王法么?”(震瀛《记辜鸿铭先生》)

 后近代婚姻家庭的奇异景致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盖其一生,辜鸿铭都是一个矛盾的人。他是“一个背叛者,宣传君主主义;一个浪漫者,接受儒教作为人生哲学;一个专制的君主,却以佩奴隶的记号(辫子)为得意:辜鸿铭之所以会成为中国近代最有趣的人物者,即是由于上述的矛盾。”(温源宁《辜鸿铭》)

 辜鸿铭的辫子不仅北大的一绝,更为民国的一绝。刚到北大任教时,学生们看到他脑后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忍不住哄笑起来。他不动声色地走上讲台,慢条斯理地说:“你们笑我,无非是因为我的辫子,我的辫子是有形的,可以剪掉。然而诸位同学脑袋里面的辫子,就不是那么好剪的啦。”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说:一夫一妻制从一开始就有了它的特殊性质,使它成了只是对妇女而不是对男子的一夫一妻制。所以所谓的一夫一妻制,在中国只能叫一妻一夫,或者一夫多妻。(端木赐香《中国传统文化的陷阱》)

尤其这男人心中的辫子,可不是那么好剪的!注意啦,如今,这传统在中国大地有发扬光大的苗头。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