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绿衣人  

2010-10-20 16:10:16|  分类: 云涧指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衣人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文∕六月荷

 困境中的友人遭遇了难解的纠结,发了一般的感慨。人与人之间冥冥之中有些不能拒绝的关联,往好的说是缘,往坏的说是孽。人与人无端地邂逅,无端地结交,不知是撩拨于上帝之手,或原本就是自作的烦嚣。近日里读书,恰巧遇到两个关于绿衣人的故事,一个是蒲老夫子笔下的鬼狐女子,一个是孔圣人演绎出的三季人生,亦不知内里是何种关联。

 《聊斋》中的绿衣女子,见怜书生于璟孤独苦学,顿生爱慕,夜夜温酒陪读、赏诗和律,玉体横陈侍寝于深山古寺之中。相公虽埋头功名,却非书呆愚钝之辈,早知这深山里无端冒出个婉妙无比、才情具佳的绝色女子,必定非狐即妖,全然无以畏惧,度得春宵宛转。

 这是一个极易让人产生丰富联想的景色。歌云:“树上乌臼鸟,赚奴中夜散。不怨绣鞋湿,只恐郎无伴。”这绿衣女子,非大家闺秀、亦非小家碧玉,只是由穿越山野的一只绿蜂精幻化。在飘摇昏黄的灯下,不为滥情,只为孤苦之人送去深山中的一抹温情。

 那书生也非一介苟且,而是她的听众、她的知音,不仅迷恋于那高山流水、天籁般的销魂音律,亦听出那嵌入红尘,浮动着无边忧伤的心曲。这于她,不仅是一种超越沟沟坎坎的尊重,更是尘缘里稍纵即逝的铭心刻骨。因此,深知大难将至,仍强忍内心的惊惧和哀伤,不辞辛苦,也要报答这世间唯一的知己。临死终了,亦要现出原身,身赴砚池,用血和泪蘸满墨汁,在宣纸中以残破的身躯为笔,尽平生之力,拖写出一个“谢”字来表明心迹,自此遂绝。

 孔圣人的学生与绿衣人争论一年到底是四季,还是三季。争执不下,官司便打到孔子那儿。孔子对弟子一笑说道:“一年只有三季!”绿衣人抚掌大笑,扬长而去。弟子见绿衣人走了,回身问师傅:“一年明明是四季,老师,您今天怎么了?”孔子笑了笑,对弟子说道:您没看到那人穿着绿衣吗?其实他只是一只蚂蚱,春天生,秋天死,一生仅有三季,你何必同他争论呢?

 孔圣人的语境,一如他坐而论道般地正儿八经。发妻的不解风情,南子的可望而不可即,成就了圣人学究千年的酸葡萄心态。“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千般幽怨、万种柔肠,只合着付与鱼雁传书和浅斟低唱。

 有女怀春,吹绉一池春水,不仅有属于孔圣人的春天,也是整个爱情的春天。手捋红杏,小廊回合,胜却人间无数,那是流火的热季。秋风清,薄衾小枕天气,乍觉别离滋味,那是秋天的写意。寂寞梧桐,独眠人起,落下胭脂泪,那是爱的寒流,也只属于人类。

 没有撕心裂肺,没有万念俱灰,亦没有生死别离,无力逃掉这世间的灾难,就拒接冬季,退守属于自己的三季,自契同心,过把瘾就死,看似愚顽,却怎一个的聪慧了得。

 不记得过去多少年了,我曾在静谧的深山沉思和找寻如玉一般的绿。那新绿太过稚嫩,让人不忍摘采。翠绿又轻浅了,似乎无以承载。而碧绿则妖艳过了,令人无法释然。一石惊起后,我终于寻见了深藏于心底许久的那种绿意。那是透过前世、透过层层涟漪,在至深至清至洁的湖底泛出的那种绿,一种只可意会的绿,想必这绿衣人皆是披着这般的绿。唯有这绿,方能成为绿衣人的盛装。

 爱就像面对一潭深邃的湖水,渡过去、绕过去就是缘,绕不过就是孽吧。我似乎寻找到了关联,也正在解脱着一种系缚。寻觅到、把握住了,就攥在手里,含在嘴里,刻在心里,那绕不过渡不过的,就留与来生吧。

 人的情感是脆弱的,而生活却是现实的。彻悟了的自然,又是一种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