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锈逗  

2010-10-24 22:00:59|  分类: 鸡零狗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锈逗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文∕六月荷

 列位看官,俗话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竟日重读《红楼梦》,夜里便又起了痴狂,坠入梦中,因空见色,由色生情,频添一段烦恼。

 烈日炎炎,芭蕉冉冉。忽听得雨村大怒:“岂有如此放屁之事,了了人命,就白白的走了,再拿不来?”且听门子笑道:“这个被打死之鬼,乃本地小乡宦之子,名唤冯渊,为着一个作践的丫头,冲撞了薛家。那薛家公子岂是让人的,便将冯公子打了个稀烂,三日便死了。这薛公子既打了冯公子,夺了丫头,便没事人一般,只管带着家眷走他的路,这里自有兄弟奴仆料理,此等小事不值得他一逃。望老爷还要三思为妥”。

少顷,又听得门子云:“老爷,如今又有要事禀报。本省学府一秀才公子酒后驾豪车,撞倒两名妙龄女子后,非但不停车相救,尚去女生红楼接美眉外出缠绵。被吾衙役拦下,不想该公子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乃是李刚。可叹一案未了,又生事端,这可如何是好!”

雨村不觉叹道:“ 这帮官权富二代,不甚鸟烦,怎得这般沉着与淡定,不知是麻木、还是残忍,抑或就是大脑缺根筋。这都是人命关天,又叫我如何是好”。

  忽听锦香院那边又传来曲儿歌乐声。却听冯紫英唱到:“你是个可人,你是个多情,你是个刁钻古怪鬼精灵,你是个神仙也不灵”。

不一会,又听云儿唱说道:“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

薛蟠言道:“我的儿,有你薛大爷在,你怕什么!”

不知尚在梦里,便胡乱思量道:“这薛蟠,表字文起,薛姨妈之子、宝钗之兄、宝玉姨表亲是也。赖祖父情分,户部挂虚名,五岁上就性情奢侈,度支费用,轻裘肥马,皆有下人措办。终日斗鸡走马,轻浮好酒,任性胡闹,尚无有心机,因之人称为呆霸王。这不是红楼梦里人物么?怎地由来当世作乱,可有王法?”

又思忱道:“这富二代、权二代、官二代,近来怎地如同约好一般,你方唱罢我登场,从菲律宾的阿基若三世、到朝鲜的金家三世,再到李家三世李启铭,名声皆大了去。明日里,志愿军入朝作战都一甲子了,先烈的鲜血都保卫了什么鸟鸟。”

见无人应因。复又自我言语一番:“古人云,富不过三世。长长的一部红梦里,薛蟠只是一个不错的点缀,如今妻儿散尽,荒冢一堆草没了。李三世杀人偿命,李刚撤职开除党籍,家败了,这都不叫悲剧。可是,什么叫悲剧呢?”

忽见那边又来了一个年轻的跛足道人,疯癫落脱,正面看极像李家三世,背面看又似薛呆霸王,但听得他口中念念有词,道是:

女儿悲,嫁了个大乌龟;女儿愁,绣房撺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往里戳。

又见门子在雨村耳边嘀咕几句,雨村不觉笑道:“要平安,找李刚,这不孝儿倒替我脱了干系!哈哈哈!”

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真正的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梦醒了,也崩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