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  

2011-04-23 19:04:05|  分类: 书生意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文∕六月荷

药家鑫被判死刑,无论从法的角度、还是从中国的国情看,实在是罪有应得,相信多数的国人基本上都会认可这个判决。虽然一段时间以来,出于某些考量(主要是来自于国际人权组织的压力),中国对于死刑的适用已经采取了相当审慎的态度,但要想在中国彻底地废除死刑,时机还远未成熟的。

似乎受害者张妙的家属对判决结果并不满意,认为区区4.5万元的民事赔偿“给得太少”。也有网友也评论说“一条生命的价值,难道就只值这几万元吗?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之低,其实也是对生命的不尊重”,还有网友表示要为张妙的儿子捐款。

张妙的家庭绝对值得同情,一条生命的价值也绝非几万元就能草草了结。但在大家的同情与关注张妙家庭的时候。对于事件的另一方,既是害人者同样是受害者的药家鑫家庭,却似乎得到的只有声讨和冷漠。

最近舆论关注较多的大抵是关于“社会底线”这个焦点。什么瘦肉精、染色馒头,甚至奥巴马、萨科齐、潘基文等国际政客的所作所为都在挑战着我们的底线。那到底什么是底线?张家的民事赔偿的底线又该是多少?

我绝非想陷入一场是非的辩论,只是想来最近的这些事毕竟太过热闹了。戏文里说: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无论如何,当秤砣都是一件十分爽快的事,换谁也愿意当,因为几斤几两,全凭秤砣说了算。但是,当公理和常识均沦落到片面或只由着利益来衡量的时候,人们就似乎已经没有底线了。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明人袁崇焕的那句由衷之言: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药家鑫的心术得罪了天地,因此他受到了惩罚。死刑很可怕,但比死刑更可怕的是社会缺少宽恕,可以说导致药家鑫式的凶残与悲剧的也正是从这里开始的。但是当药家鑫也以生命的代价来偿还他对社会所欠下的血债的时候,为何我们还不忘以赔偿的名义,继续不依不饶地追讨着金钱债呢?

我相信法院的民事判决是有所依据的,药家鑫是罪魁祸首,并且如若等到死刑执行后,被剥夺的也不仅仅是一条生命。如果再加上所谓“合理的”成百上千万的民事赔偿,药家鑫也不可能在地狱里继续执行来自人间的“正义判决”,任何的赔偿只能代由药家活着的人来偿还。此种情形之下,犯罪分子既然无法做到“一人做事一人当”,法律和舆论也无法割裂亲情,难道活着的人就活该受到株连吗?死刑药剂注射进药家鑫的血管,也同样注射进了整个药家的血管。“一人判罪、全家服刑”,这也是一个不争的和残酷的事实,这难道就是我们信誓旦旦所追求的公道和正义吗?

面对伏法的禽兽时,我们尚且需要保留一份怜悯,这正是冷血与人性的区别,何况面对无辜的家庭,何必再牵连九族,赶尽杀绝!几十年的利益追求,我们的心术早已经被置于铜臭之下。我们的社会似乎已经失去了任何评判的标准,唯利是图已经让善良的人们不由自主地交出起码的判断力,我们的社会正经由「平凡之恶」(evil of banality)积累成巨大的邪恶。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得罪了天地,末日也就为期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