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七夕  

2011-08-06 07:48:57|  分类: 云涧指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夕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文∕六月荷

    梁太子萧统偶见僧尼慧如,一见钟情,相互倾慕,但太子、尼姑难成眷属,慧如相思成疾而终。萧统痛苦万分,含泪种下一双红豆,并将草庵题名红豆庵,满怀相思悲苦离去。
迢迢牵牛星
(梁)萧统《昭明文选》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自萧统将这首《迢迢牵牛星》编入《昭明文选》后,以《七夕》为题的诗词自此被定下悲情的基调。

北宋秦少游的艳词,最著名的莫过于《鹊桥仙》:

鹊桥仙·七夕

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颜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此作,据说是写给其小妾朝华的。新婚之时,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了知身不在人间。情变时,数度休妻遣返,忍颜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看似用情深刻,其用意却实在经不起细致推敲。

行香子·七夕

(宋)李清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李易安与夫君赵明诚情投意合、如胶似漆。自党争拆散一对鸳鸯,夫妻借七夕诉相思,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

南宋范成大也有《鹊桥仙·七夕》一首:

鹊桥仙·七夕

范成大

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无奈、风姨吹雨。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年年岁岁,新欢不抵旧愁多;岁岁年年,都添了别离心绪。相逢草草,牛郎织女式的爱情再美,终究是一部生生不灭的悲剧,是一部亘古不改的悲剧。

曾经沧海难为水,历史曾给我留下太深的烙印。七夕原本只是情窦未开、无忧无虑的清纯少女们的节日,其后成年男女的情感游戏逐步侵入这片单纯的领域。按照普遍的逻辑,七夕似乎理所当然地被演绎成为苦恋者、失意者的受难日,如断魂的清明,奉一束黄花,祭奠逝去的故情。可仅仅数年,商业社会以及浮躁的情感就将其附会成为“我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色彩的节日”、“中国情人节”。

千年沉积的思维习惯看来也经不起时代发展考验,就像美好的爱情经不住时空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