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晓来谁领荷塘色 花开花落两由之

 
 
 

日志

 
 

善 意  

2015-04-22 21:33:03|  分类: 六月荷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 意 - 六月荷7031 - 六月荷7031的博客 

 文∕六月荷

随着年轮的渐渐扩大,性格变得随和多了,少有了咄咄逼人的寒气。这不仅是同仁们对于自己的一致评价,自我感觉好像也是如此。不知在外人看来,这是一种成熟,抑或是岁月成就的滑头。

如今在工作中,最烦恼的莫过于队伍难带。信仰沦陷、价值多元,造成不同程度的涣散,无论团队大小,似乎没有谁能够幸免的。难怪“用不民主推进民主,用人治来推进法治”这类看似荒诞的命题,会有其存在的现实性。

如今唯一能让我产生羡慕情感的,只有年轻。毛主席说得好,他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未来都是他们的。可令我忧伤的,多数也是他们,在于他们身上过早地流露出来的世故与暮气。对于此,我始终是不能释怀的,因此而常常对他们施以脸色。

一旦经历的事情多了,对于身边的世界,身边的人和事,不如年轻时那样的叫真了。看起来是一件极好的事,其实不然。回想年轻时,如果有一位严厉的长者能伴在身边,在你迷失的时候能出来断喝一声将自己唤醒,如今的境遇恐怕早已不是如此。如同我们对于鲁迅的认知一样。年轻时能够体会的多是其文字中刀斧的力度,只有积累了一定阅历后,才逐渐读出他的心底的暖。

在读书日临近的日子重读鲁迅,不知怎么会冒出这些文字来。突然想起,只要是善意的,终究是会让人领受的。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